粵語 – 历史

 can 粵語 - 历史

粤语,又称白话、广东话或粤方言,英文叫Cantonese,是一种属汉藏语系汉语的声调语言。在中国南方的广东中西部、广西中南部及香港、澳门和东南亚的部分国家或地区,以及海外华人小区中广泛使用。它的名称来源于中国古代对南方的称谓「越」或「粤」。由于在语言学分类上,中国学者与西方学者有分歧,故粤语属于一门方言抑或是一门独立的语言尚有争议。[2]

目前全球中,粤语使用人口大约为6.6千万-1.2亿[1],使用地区非常广泛。粤语不仅在海外华人小区中被广泛应用,而且支持着以香港文化及南粤文化为中心的粤语文化,这使得粤语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有较强生命力的语言之一。

广州话口音是粤语的公认标准口音。但是随着近年来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广东境内一些原粤语城市甚至出现外来人口多于本地人口的现象(如深圳),与之相伴的是汉语普通话使用人群大增,加上近年来香港粤语流行曲、电视电影对中国大陆粤语使用人群的强势影响,粤语通俗文化的中心城市事实上已经由广州迁移到了香港。

香港口语跟广州口语,发音上也有些微区别,且有部分词语位置不同,比如广州人讲的「素质」,香港人多说「质素」。由于两地所处的环境不同,对某些事物有不同的习惯称呼。总括来说,广州人在香港或是香港人在广州,基本上沟通没有问题。

由于粤语的音仄有很多种,「懒音」成为了粤语的一大问题,亦因此粤语被部份人认为是最难学的语言之一。

历史

粤语的历史发展,自上古时期至现今,经历了一段颇长的时间。

秦汉时期
自上古时期,岭南地区便居住着被称为「南越」的人群,鲜有汉人居住。秦朝时,秦始皇派军南下攻取「百越」之地,数以万计华夏族人来到岭南地区定居,当时的华夏族语言开始在传入岭南地区。公元前203年,赵佗统一岭南各郡,成立独立的南越国。

魏晋南北朝时期
汉朝以后华夏族融合当时的其他民族演变成了汉族。至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长期处于战乱动荡的状态,许多中原人为了逃避战乱,举家南迁,是中国历史上中原人口南迁的第一次高峰期。岭南地区汉族人口大量增加,随之传入这一时期的汉语,进一步与在此之前形成的古粤语混合,较大地改变了古粤语的面貌。不过此时的粤语与中原汉语差别还是非常大的。这一时期是粤语之成长时期。

唐朝时期
至唐朝,岭南地区汉族人口进一步增加,与汉族杂处的土著居民逐渐与汉族融合。而在汉族分布较少的地区,土著居民继续保持自己的语言文化。这一阶段粤语进一步受中原汉语影响,成为一种相对中原汉语而言有独立的语音体系、词汇系统及语法结构的语言。唐朝是中古粤语定型的时期。

宋元明清时期
唐朝以后,已经自立门户的粤语跟中原的汉语各自朝不同的方向独立发展。到了宋朝,中原汉语开始向现代官话方向发展,与粤语原本就很大的差异在此以后进一步拉大。元明清时期,建都大都(北京、燕京),以北京话为官方语言,而粤语在岭南独立发展,逐渐形成现代粤语的特色。

清朝中后期
而至清朝中后期,由于清朝闭关自守,仅留下广州作为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故相当一部分外国人来到中国后掌握的语言是粤语而非北方汉语,不少京官为了与外国人经商,亦常常学会粤语,使得粤语在清朝中后期非常流行。在这一时期有大量的粤人迁移到美洲、澳洲和东南亚等各地,粤语开始传播到世界各地。

近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粤语作为一种地方语言而受到削弱,在中国大陆「推广普通话」的运动中,粤语的地位大不如前。粤语受到北方汉语的影响越来越大,以致在中国大陆粤语分布区的许多年轻的一代不懂得一些专门名词的粤语读法。由于国家政策规定,学校都要用普通话进行教学,年轻一代长期在普通话的环境下成长,变成有部分小孩可以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外省人沟通,但是广州话就不太懂,这种情况的出现使得不少以粤语为母语的人士开始产生一种母语危机感,因此中国各地近年来要求保护本土语言文化的呼声逐渐开始壮大。

主要特点

语音方面
中古全浊声母平声字变为相应送气声母,仄声字变为不送气声母。

在声调方面,粤语完整保留了中古汉语中,平、上、去、入各分阴阳的调类格局,而且还从阴入中衍生出一个中入调,是保留古汉语入声较为完整的语言(唯闽地诸方言保留混合入声,如闽南语),对于朗诵及研究中国古诗词等文学作品,起着重要的作用。粤语包含 [-p]、[-t]、[-k]、[-n]、[-m]、[-ng] 六种韵尾,没有北方汉语所具有的卷舌音、儿化、轻声等现象(这些北方汉语特征都是在中古以后发展形成的,粤语并没有跟随北方汉语发生这些变化)。

词汇方面
粤语保留有较多古词古义,措辞古雅。粤语的许多词语,包括语气助词,都可以直接在古汉语的典籍中找到来源。北方官话及普通话这些古词已被废弃不用或极少使用。

如粤语中将「粘」说成「黐」,用「差人」(源于印度藉警员)来表示「警员」等;又如粤语常于句末的语气助词「忌」(现常常被写作「嘅」),在《诗经·国风·郑风·大叔于田》有「叔善射忌,又良御忌」的表述;再如「打甂炉」(吃火锅),「甂炉」为一种古炊具;「牙烟」(即「崖广」,意指危险,古文中原意为「悬崖边的小屋」,其中,「广」与「广」在古代汉语中为不同的字,表不同的意思,前者就是「小屋」之意。悬崖边的小屋,危险之意。);「濿淅」(现粤语中意为「遇到麻烦」、「麻烦」;来源于古书中形容衣衫尽湿在水中行走的声音)等词。古代常用的货币量词是「文钱」,广州话的货币量词也保存了「文」的叫法(现常常被写作「蚊」),用法相当普通话的「块」,同时「银子」作为钱的代名词也被保留。

此外,「走」字的本意为「奔跑」(两脚交互向前迅速跃进),但在普通话中已转义为「步行」。广州话当中,「行」就是步行,而「走」保留了古汉语中「奔跑」的意思,此点与另一个保留古义的闽南语一致。

随着中国中央政府推广普通话的政策和外来人口影响,很多广州粤语中保留下来的古词汇慢慢被普通话的词汇取代,香港粤语的古词汇保存就相对较好。但近年来随着香港迈向国际化,不少香港的年轻人对古词汇的认识已经逐渐减少。

语法方面
粤语中保留有修饰成分后置及倒装等语法项目。如在人名前加「阿」表示亲昵;「公鸡」倒置成「鸡公」,「干菜」倒置成「菜干」(以上闽南语亦有),「羹匙」倒置成「匙羹」等。由于粤语语法中有许多修饰成分倒置现象,因此产生了许多很特殊的句式。例如北方话中「怪不得」;在粤语中作「唔怪之得」或「怪唔得之」。又如北方话中「我先走了」;粤语中为「我走先啦」。这是古汉语特征的遗留。

粤语口语中语气助词(如“啦”“喔”“咩”等)的使用非常频繁,意义也较重要。丰富的语气助词可简单直接地表达出发言者惊讶,质疑,不屑等语气。

如比较的用法,粤语是「你高过佢」,而普通话会说“你比他高”。

保留较多古南越语底层成分
古代南迁到岭南地区的汉人与南越族土著长期杂居,彼此间语言、文化、习俗等各方面不自觉地相互渗透。粤语本身是由古南越语与古华夏语的混合语发展而来的,因此它同时具有古汉语和古代南越语的特征。现代粤语中也仍然含有许多古代南越语的成分,主要表现在音韵和词汇方面。在音韵上粤语与壮语很接近,两者亦有相当多相同或相近的基本词汇。

吸收了较多的外来词
粤语外来词主要来自英语。港英时期,香港粤语中吸收外来词特别多,影响着广东境内的粤语区。这些外来词很多是汉语北方话没有吸收的,如「士多」(store),北方话中说「商店」;有的是北方话吸收了但译法不同,如北方话中的「色拉」在粤语中译为有入声的「沙律」;不少外国人名在粤语中的译法,亦与北方话存在很大差别,如第四十三任美国总统George Walker Bush在北方话中翻译成「布什」,台湾译作「布什」,粤语则把他翻译成圆唇的「布殊」。这些中文名,必须用当地语言发音,才与英语原音接近。

相较而言,普通话翻译容易将英语中的轻辅音加重浊化,如Beckham翻译为「贝克汉姆」加重了ck和m。而粤语则容易将轻辅音淡化,如lift(升降机,电梯)有时写作车立,读音将ft淡化为一入声尾音(s等音加重,为例外)。

从1980年代开始,不少粤语外来词,随着香港、珠三角等粤语区与内地交流更加频繁,渐渐进入了北方话,例如「巴士」(bus)、「贴士」(tips)等等。有时,这些词被北方话吸收的时候发生失真,如粤语「搭的」(「搭的士」的简称)被北方话当作「打的」吸收。

香港粤语口语中还经常直接使用英文单词,比如,「活页夹」通常用file(读若「fai-lo」,有文具店会写成「快劳」);男警员或男老师称作「阿sir」(女警叫「Madam」、女老师叫「Miss」),工作加班称为「开OT」(源自英语 Overtime)等等。虽然不少英文发音会音译成汉字,但香港人不时会直接以英文字表达字词,如「感觉」用feel代替,也没有相关